Missoni 的密实针织闺蜜情

关于充满戏剧性的走秀、运动装溯源以及女孩间的友谊

  • 文字: Tatum Dooley

Missoni 的处女秀于 1967 年佛罗伦萨的 Pitti 时装周亮相。彼时的秀场之上,Missoni 的模特们贴身穿着之后成为品牌代名词的针织成衣 —— 衣服下面则是空无一物。原计划为模特准备的白色文胸,在单品的透视金银丝面料之下显得过于突兀,品牌的掌舵人 Rosita Missoni 便临时决定让模特们真空上阵。这一举措让在座观众和媒体极度反感,而 Missoni 也因此未能收到来年 Pitti 的邀请函。纵然发生了这一切,也丝毫不妨碍品牌日后发展成为知名时装屋。

Missoni 于 1953 年由来自意大利苏米拉戈的一对夫妇 —— Ottavio 和 Rosita 共同成立。打心底对运动充满热情的 Ottavio 曾从事运动装设计,并为意大利奥林匹克参赛队打造田径套装。Ottavio 和 Rosita 邂逅于 1948 年的伦敦奥运会,彼时的 Ottavio 作为田径选手驰骋赛场。之后,新式编织机上市,Rosita 提出了拓展业务的建议;二人由此为起点,开始制作 Missoni 的标杆性设计 —— 色彩缤纷、错综繁复的鱼骨纹针织衫。

Missoni 在处女秀上做出的惊世骇俗的调整,也许正解答了品牌为何如此感性、柔美、性感,以及由此展现出的毋庸置疑的女性气场。Rosita 道出了一句真理:针织衫理应与肌肤紧密相亲。不在乎他人的想法、热爱自己、与自我达成亲密关系的女性才撑得起如斯繁复的亮色与花纹;她会把整个夏天的时间都留给沙滩,或是躺在后院里晒日光浴,又或是与朋友聊聊八卦,心血来潮去恶作剧式地吓邻居一跳。比如说,Rihanna —— 她穿着 Missoni 的针织长裤漫步巴巴多斯的沙滩;她穿着 Missoni 连身裤在圣佩罗特开游艇派对;她又穿着 Missoni 配色鲜亮的比基尼,坐在摩托艇上面翘着二郎腿。无论是从架构还是设计的角度来看,品牌经典运动装上的针织花纹亦同样令人迷醉。如果计划外出一整日的话,那最好做足准备:一件 Missoni 的连衣裙或上装,搭配休闲裤、垂坠开衫、耳环、头带 —— 那便万事俱备。

Missoni 的多彩鱼骨纹就像是童年时期流行的友谊手链。当我直视品牌的针织成衣时,脑海中即会浮现出少女时期与朋友间的点滴:夏令营、编小辫儿、小秘密、换穿对方的衣服等细节瞬时间浮现眼前。友谊手链的存在代表了一个约定,不仅仅包含着友情,更象征着年少时期的无拘无束。夏日临近尾声,经过一遍遍阳光的烘烤与海水的冲刷,那缠绕于腕间的手链或许早已褪色,但与朋友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却永留心底。Missoni 就好比普鲁斯特的玛德琳蛋糕,让人禁不住追忆少女时期似水的年华。

Missoni 的发展史进一步诠释了品牌所特有的女性之美,在这张家庭合照 之中便显而易见:Missoni 自成立以来历代均由家庭中的女性成员接手,她们以合影见证火炬的传递。《The Guardian》 于 2010 年刊登了一篇专题文章,配文照片中,Missoni 的创立者 Rosita、她的女儿 Angela 以及她的孙女 Margherita 三代同堂,其乐融融。文章的作者描写了三位女性之间流淌着的随性与自然的氛围 —— Margherita 大大咧咧地坐进祖母的沙发, Rosita 替 Angela 抻平衣服;Angela 试图也帮自己的女儿抻衣服时,手则被 Margherita 轻轻拂开。

“这一切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公司那么简单,更多的是关于身属一个大家庭、一个宗族的荣誉感。” Margherita 说道。就某个方面来讲,品牌的服饰代表着家族的凝聚力 —— 全家拧成一股绳,正如那紧密交织的针织美感,也正是品牌的灵魂所在。

虽然早期的秀场充满了各种戏剧性,然而 Missoni 却来者不拒,用自己处变不惊的魅力征服了大众。

Missoni 的第二场走秀在米兰的一个泳池边上举行。“当时的场地上摆着从一边连到另一边的充气椅 —— Emmanuelle ( Emmanuelle Khanh,法国设计师,与 Missoni 合作设计该系列)的丈夫是一位设计师,他设计出了第一把充气椅,然后泳池中间的充气隔间也是他设计出来的。”Angela Missoni 在接受 《 Vogue 》 的采访时说道,“后来,充气隔间突然就漏气了。那真的是意料之外的事 —— 模特们都跌进了泳池,然后秀场就变成了派对!” 虽然早期的秀场充满了各种戏剧性,然而 Missoni 却来者不拒,用自己处变不惊魅力征服了大众。Missoni 女人,永远那么率性和自然。

Missoni 早期秀场的舆论效应和 Linda Rosenkrantz 于 1968 年出版的《Talk》引起的争议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这本书作记录了 1965 年夏,笔者朋友们的逸闻;字里行间充满了关于性、派对与闲适的描写。书中的大部分情景均发生在海边,至少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。Linda Rosenkrantz 的这本书将重点放在了闺蜜之间的对话、坦诚相待以及八卦上,细读起来引人入胜。女性间的谈话是亲昵关系的特别表现形式,与肌肤之亲只有一线之隔。

Linda Rosenkrantz 在书中写道:
MARSHA:我喜欢你充满友善的举止言行。
EMILY:是嘛?真的很招人喜欢对不对?
MARSHA:这是我最喜欢的点之一。
EMILY:所以我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和善?
MARSHA:当然了,你总是对我那么好。

两个人接二连三地继续着她们喜爱的话题:有些人如何招人烦、美黑和变瘦、身材、关于自我、在公共场合聊天、欢笑、共进晚餐、独处、威尼斯、西西里、纽约(Marsha 插嘴说她讨厌纽约)、Emily 对她妹妹的爱,等等。

二人推心置腹的对话,自然地流露出对彼此以及自己的爱。当用心去感受这一频率的交流时,我脑海中浮现的这两个女孩,她们都穿着 Missoni。

Tatum Dooley 是一位职业撰稿人,定居多伦多,她同时也是《The Site Magazine》的特约编辑,作品曾刊发在《Artforum》、《Bordercrossings》、《Garage Magazine》、《Lapham's Quarterly》和《The Walrus》等刊物上。

  • 文字: Tatum Dooley
  • 翻译: 刘怡公
  • 日期: 2019-07-10